观念的艺术 + 博物馆的公共性

出于对博物馆和艺术展的一丢丢兴趣我报了一门网课:策展。虽然我真的还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就一些热情和好奇心提出问题,做一个记录。

01 艺术世界 the Artworld

1/

Danto 提到1艺术与其场所 context 密不可分(或许算是一种结构主义的观点)。小便池(Fountain)如果不在艺术馆中而在厕所里,就不会被认作艺术品。我推测这其中的关联是由于其 context 塑造人的认知,因此观看者观念造就了艺术。

对于那部分可被称作「艺术」的艺术游戏(art game),其 context 是什么呢(先不管游戏算不算做严格的艺术——我认为是有游戏达到标准的)?首先是游戏内的交互元素外,相对静态的设计;大概如 UI 设计,背景乐。以及承载游戏的媒介,如是通过手柄鼠标还是屏幕触控,如是电视还是电脑或手机来放映

2/

杜尚或达达主义这类的先锋艺术家源自主观的反叛性表达,他们的角色就如摇滚于音乐界(但艺术的反叛可能更解构一些,解构的音乐常常过于先锋而难以被欣赏)。

3/

当代许多艺术承担太多社会责任一类的道德重担,例如展出女性艺术家和黑人艺术家的作品的矫枉过正。学纯艺与艺术史看待这一现象是不是有所不同,就如文学的学生可能倾向于剥离它背负的道德观和政治性而看其原本的文学价值,而文学史会结合它的时代背景吧。

4/

还没有上策展的部分课,但我猜想策展(curate)最重要的一个是收集艺术品——以此表达某个主题;另一个步骤是排列艺术品——除了线性顺序,还有空间与人的关系,尤其是空间的变化和装饰作为观看者与艺术品中间的桥梁。

roseblake-newnewyorker.jpg
by Rose Blake

02 博物馆之用 the Role of Museum

1/

读课前 reading2 一个有趣的点是作者提到 museum 的原初形态是一种 collecting behavior,并以孩子收集纪念品和奇怪物品的行为为例子。人为什么会 collect & arrange 呢?这些展品以某种有意义的序列进行排列,大概和记忆的运作模式是相似的,是记忆的实体化。

2/

博物馆是一个「公共场所 place」,更是一个「公共空间 space」。但与地铁,购物广场似有不同,它的功能更像是大课室,动物园或图书馆,甚至游戏厅。前者在物理上是公共的,而在心灵体验上是完全相互隔离的,同时人们只有短暂的使用权,没有拥有权;后者中,人们则偶尔真正享受到公共性——以隐或显的方式参与到某种对话中去——人们虽然也并不拥有场所,但租赁该场所,以此有短暂的私人体验。此外,后者这样的公共空间会由集体生发出一种潜规则,出声的音量、彼此的距离甚至行为的妥当性;前者则因为工具性太强,被当做某种过渡而非目的本身。或者说,前者最多称得上「公共设施」。 当然,exception 是有的。既然有人以娱乐的方式使用博物馆,也就有人用有教育意义的方式使用地铁车厢和广场。在泛娱乐的场所增添具有良好质量的事物,比起将博物馆泛娱乐化,我以为更值得做。

3/

文章反复提到要将 Museum 去贵族化,使其成为 democratic museum。为什么博物馆承担着这样的社会功能呢,需要为民众甚至时代发声?购物商场并没有这样的担子。难道其中的区别在于是否盈利吗?还是说,这是由于博物馆是 collections 所在,往日由民众自己做的 private collections 被以另一种方式呈现,作为公共展示品聚集在这里;这是一种中心化的民意吗。

4/

曾读到当代的建筑更加注重横向线条而非纵向,空间上更开放而非闭塞;而过去那些棱柱挺拔、屋顶尖锐的建筑更能唤起崇敬、显示权威。我们谈到 Museums 不是朝圣的 temples;我想到最好的去 temple 的方式是不是将更广阔的物理空间作为博物馆本身呢?想象,整座城市都是博物馆,如「大地艺术节」们所做的,在甚至不是城市的土地上创作或展览反映这篇土地的艺术;让艺术品真正扎根于当地,而不是被搜罗聚集到一个居高的庙堂。

5/

承上,搜罗、整合的场所则有希望被放到数字空间;事实上有大公司在做类似的 catalog 的事情。数字空间有在真实感和空间感上的巨大缺陷,同样重要的似乎是一种临场感的失去——实体的博物馆在时间和空间上短暂隔绝出一片天地以求观展体验的完整。不过,在「accessibility」「去壁垒」的意义上,数字的博物馆可能做得更好;博物馆的组织资源如空间人力都是有限的,而藏品是无限的。同时观展的人通过数字的博物馆,将跨越时空进行交流,甚至开源创作——Museums as forums.

6/

想到一个有(wu)意(tuo)思(bang)的数字展览形式。对于某个话题,甚至是具体的某个物体,我们可以(在知情且同意的情况下)让每个人的相关私人物品成为展品库。例如,标志一个时代的留声机,用 digital 的形式记录下当今家里仍有留声机的民众,这些作出贡献的民众以免费的方式将私人物品的多维影像租赁出去。这时候区块链可以保证展品的所有权不受危害。 简单来说,是用数字工具将往日去中心的 private possessions 收集起来,作为公共的 collections。这就如那个展示出被强暴女子当日着装的展功能类似。

7/

但 Local 的博物馆一定有其 local 的作用,它的作用远不止收集物品;必要的时候,博物馆的场地会化身为文艺教育的空间——以特展、讲座等活动的方式——并且常常和本地紧紧关联,并且反过来塑造和促进当地的社区群体。

8/

博物馆可能是非公共的吗?一个企业/institute展示自身的历史,还具有公共性质吗,甚至可以叫博物馆吗?此外还有一种情况是私人博物馆,这类也开放给公众;这不算非公共,但似乎与公立博物馆有所不同。

9/

说到公共性,博物馆内部有一块地方比较有意思:卖周边/纪念品的店面。在这里,当展品(或展品的某些元素)被商品化,它们还有公共性吗?还是说这也只是传播公共价值的一种方式呢?此外,当博物馆的周边店(纪念品店)开发线上业务,作为线上商店卖文创品牌,我们能说该博物馆扩大了自身的展示空间吗?

插画 by Nastias-leptsova


  1. Arthur Danto. (1964). The Artworld, The Journal of Philosophy, Vol.61, No.19, 571-584. 

  2. Duncan F. Cameron. (1971). The Museum, a Temple or the Forum. The Journal of World History special number, "Museum, Society, Knowle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