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k 4 // 0514

我那有限而又脆弱的大脑总是被一种美俘获:逻辑与艺术的谋合。我常常为伟大创作而战栗——一段诡谲的 fugue,一抹质感惊人的笔刷,一种张力,一行薄如蝉翼的诗句,或者是周身蹭蹭而动的粒子氛围——却同时感觉到自己的渺小。我只是一名空有鉴赏力,却无法亲笔创作世间美丽的观众。

Zima Blue

思考

  • 培养对问题的 taste。 聪明的人总能找到值得问的问题。当年爱因斯坦选择物理进行进一步研究而非数学,如他所说,是因为他认为他对于数学领域「do not have a taste」,即值得问的问题敏感度不够。

  • 人不活在当下,而往往活在对未来的期待里, 每一秒数着下一秒。畅想和焦躁是体验的放大器,使个体在未来的事件发生之前反复地体验它的享乐感受;因此聪明的人类想出两种平衡理想和未来的方法:1)降低欲望 2)长远目标;而前者细分为降低消费欲望与降低对比欲望。莎士比亚笔下的尤利乌斯·凯撒说:「懦夫在死之前已经死过很多次了。」

  • 无论是作为对自己还是对新伙伴的要求,我一向认为打工者的心态是不可取的。把自己作为创业者不是说要因此考虑越俎代庖的事情,而是把自己的分内事作为一种事业(course)并从中获取创造性的动力;分外的事保持好奇心,有分寸地询问和学习。当被分配到的任务比较重复和繁琐时,要明白即使是自己的事业也会有这样为了某一目标牺牲创造性时间的时刻;这时候作为自己的事业,不但要认真,还要明白为什么值得认真,并且如何简化繁琐路径。

    我希望产品经理即便是在别人的公司上班,也要拿出一点创业精神……如果在公司能把自己充分调动起来,把一个产品做到极致,让产品在市场获得成功,还可以给自己积累声望和人脉,就算做失败了也可以积累经验教训,未下一次成功作铺垫,这就是最宝贵的人生财富。

    —周鸿祎《智能主义》
  • 学会修剪那些不能给你带来真正价值的人际关系, 是学问啊。GalefVerified 说[],被大力提倡的「listen from totally different views」潜在危险在于这些 views 可能来自 totally different people。不幸时两方的认知系统都完全不同,就好比让瞎子和文盲交换姓名。It just does not work.

    Listen to people you have at least some common ground with (shared epistemological, goals, or key premises) but whose views are still meaningfully different from yours.

    —Julia GalefVerified

惊喜

  1. Arabica 二店坐下来仔细品了一下综合豆拿铁,香气馥郁;单品豆阿拉比卡的拿铁则更像 flat white 的配比,咖啡香气更浓,回甘更明显。不过强烈的灯光与大片白色的设施呈现的是一种略带疏离感的咖啡舞台,让人难以九流。
  2. Norman 将自己的网站命名为「jnd.org」并解释道:我的梦想是在人本科技领域做出「最小可觉差」的贡献。闻之感动,遂记下以时时鞭策自己。

    In the field of psychophysics, that branch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that studies sensation and perception, a jnd is the amount that something must be changed for the difference to be noticeable, defined to mean that the change is detectable half the time. My goal is to make a noticeable difference--many jnds worth--in human-centered technology.

  3. 我想这与低因咖啡、浴缸扶手、为人与爱犬(猫)设计的建筑大抵相同:适应并解放人性的设计。

    Xnip2019-05-14_17-11-4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