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 thero // 0829

废话

从6月第一周数起,上一次写周结,竟有12周之久。本想叫这篇「Week 19」,但显得脱了线似的。不如以月为单位,以即启程未启程为 0(thero)的状态命名。

手指落在键盘上,思路滞涩;一是先前运动完冲凉那样的灵感已经随热量蒸发而流失,二是用键盘写字太少使得我的输入法并不熟悉我的惯用词,稍不口语,一个词得分成两个短语打出再删到满意,不需要的边角料处理起来麻烦极了。通常在本子上写字是愉悦畅快地同自己说话,这儿打字却像需要一个转译的中介,不比某飞实时翻译器少磕巴。

要进行月结,需要从时间线开始捋顺。6月我从「闲散」状态里脱离出来,先后向两个中意的「组织」投去简历;那时候我停止去那家书店工作,因为失去了新鲜感和崇敬感。那时候所在的创业团队数据不乐观,而能做的似乎都做了,列车零件安好了但跑起来和想的总是不同。两则新的使命一是翻译,二是开源研究。现在想来我也很疑惑为什么那时候自己热衷于给自己找事做,我称这状态为「精神暴食」。这种饥饿人格的状态持续很久了,有时甚至以物理上的饥饿为动力,保持肚子的吃不饱,于是在别的事情上就显得欲望强烈。事实上,饥饿感比咖啡更管用,那时候起我对很多事都保有一种朴素的好奇心。

//有趣的是,我这时候想起一年前需要熟稔的教授为我写推荐,填了张表。那表是同质的,每个人都得写『说说你课堂上的高光时刻』『最感兴趣的话题』『圈出三个词形容你自己』之类的话;虽然是填空,但做起来的束缚感和做选择ABCD差别不大。那时我略加思考,其中一个词圈的是『Curious』。同宿舍近六年的朋友看到,说我以为别的词都很准确,就好奇心和你完全相反。

//那时候我大概知道她这么评论的原因。如果不小心卷入有关微博超话、韩星恋爱、综艺热播或师生八卦的话题,我看起来大概是半聋哑,要么就是没睡够。那显得很无聊吧。

7月随一群背包客去了西藏拉萨。途中不要说事件,仅是一种广泛意义上与城市人不同的人的生活状态的冲击力也冲刷开心里很多障碍。8月回到和拉萨、险峻的唐古拉、广阔的羊湖相比显得逼仄沉闷的城市;原定去西安的计划取消,于是上午学起西班牙语,下午在一家工作室画画。

至于今天有机会在这里写字,是由于选(qiang)课时间换算过来就是凌晨两点————我校坐落于加州。12点后要漫不经心又清醒地花费两个小时,写字最适合了。

思考

  • 主观时间,自我抽离以及副作用。

前一天的自己看去总是个褪下来的壳;每一天我所读和感受的事物都粉刷我成另一个人。坏的是,这时候表达总觉得是没有根基的,浅浅漂浮在湍水里。

  • 性的身体,和自我接受度。

当女性再一次有意识地注视自己的身体,她重新获得自身的完整性。昨天读到书店老板写自己的文章,不论别的,她有关重新建立肢体自信、学习钢管舞的叙事让我想到很喜欢的一位学者和播客主播宝婷。宝婷也是通过跳钢管舞直面自己的身体,认知身体的性感,从而化解被注视的恐惧。她称之为对身体的「收复失地」。还有多少同样在自我否定和低接受度里挣扎生存着的女孩呢。

天蝎.jpeg
by 插画师阿苋
  • DNA报告说道「恋爱超难」。

不大喜欢恋爱这个词。让人感到某种割舍、缠绕、共生和黏连。但爱是好的。但不恋可能也是一种缺失。

  • 瞎用黑格尔·信息流·主奴辩证。

使用者使用一块巴掌大的手机,屏幕上每个像素点的信息和UI都像是出自红袖招的奴,琢磨使用者的偏好,叫嚣、诱惑使用者。使用者,注意力的主人翁,根据当天的心情选择临幸的信息流。

然而这一情景的悖论在于,使用者以为自己是信息的主人,驱使自己的注意力;但使用者依赖信息的喂养,同时作为流量被需要,这让使用者自我界定为主人。因此,由于主人(使用者)依赖于奴隶的承认,主人并不真正“自由”。

而奴隶(信息)并不以同样的方式依赖于主人:信息流参与到资本中,为商品服务;并非它受使用者定性,它具有自我肯定的来源,即它服务的商品以及其卖座率。如此,真正“自由”的是奴隶。有趣的是,信息流在算法的改进中获得“智能”,使用者在信息流中失去“智能”。

如此,主奴颠倒。

体验

  • 心流。

仅仅用炭笔作单彩的画,我仍旧同在 iPad 上用彩色笔刷一样,相当自然和顺滑的心流。对肉眼几乎不辨认的修饰与大块的改动无差别地唤起幸福感。

  • 不经审视的旅行是不值得去的。

我很喜欢这一次西藏行走,喜欢西藏中的他者————当地人和同行者————和他们对我认知自身的启发;西藏的自然躯体本身给感官带来的强烈美感和快感;西藏的背包客精神以及背包客的无常;以及在那我留下的很多首次体验和首次思考。我希望接下来几周将这短短十天反刍一下,如果不是获得更多更完整的某种答案,也是要提出更好的某种问题。

  • 梦。

对潜意识的回应是最赤裸的。虽然我常常久了记不得,但不意味着我不能从梦醒的几秒里得到什么。高兴的是记得的梦我可以画出来。

Dream 1.jpeg
炭笔画

在读

1.『单读:到未来去』的科幻短篇「这一刻我们是快乐的」

scifi.jpeg

用的手法让我想起 Ted Chiang 的审美干扰镜。陈写的G女神也很有意思,不过相当erotic。

2.许知远的文章「那些忧伤的年轻人」& 节目「十三邀」

WechatIMG4308.jpeg
十三邀

许很有意思。

3.「终结的感觉」

历史的不可还原;自我叙事的偏见。

插画 by Alex Andre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