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照不宣的(可能)危害以及其他联想

Common Knowledge

题目有点绕,尤其是里面涉及了一个逻辑学和博弈论里面常用的概念:公共信息(common knowledge)。与之相对,还有另外一个概念,叫做:共有信息(mutual knowledge)。 其实不难理解。「共有信息」是指所有人(或者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的信息;而「公共信息(common knowledge)」是指,这个信息不仅所有人(或者几乎所有人)都知道,TA 们还知道其他人也知道这个信息。两个概念差别细微,但非常关键。

这一段话1讲述的 Common Knowledge 的概念对我来说非常有意思。这一概念的例子常见于奇怪的群体行为。最经典的莫过于「皇帝的新装(Fable of the Emperor’s New Clothes)」这一故事。 最早看到皇帝的新装这一童话的时候,大人会告诉我这是个鼓励人(小孩)说真话的寓言故事;故事消化到此,我自己渐渐体会到成人世界里心照不宣的规则对行为的束缚。小孩的世界没有一个不言自明的规则,因而信息常常都是公共的:即每个人都共同持有信息,并知道该信息被每个人持有。而这一状态与共有信息的区别以及对结果的影响是显著不同的。 想象一群间谍在不知道彼此是间谍的情况下执行任务;这个过程中不必要的摩擦(例如对暗号)和误伤都是由于信息仅仅是共有,却不是公共的。这时候,任务的成功率也很难保证。 这一理论启发我的是如何将其应用到团队合作里。往往当大家默默诟病一个领导者时,团队依然能够正常运行;这就如一个内里被腐蚀的空心树,外表完好。而当每个成员都发现彼此对领导者有不忿,这一共识会让每个人的观点极端化(group polarization)并可能激发实质的影响——越来越多人拍案而起,团队散架了。一种应对的方法或许已经被 Ray Dalio 采用:他在其公司 Bridgewater 就极力倡导和保证信息的公开透明2;这里的信息指的主要是对一员工(包括 Ray Dalio 作为老板的自己)的批评和建议都应该当面指出而非背后议论。

延伸:那些没有被搬上词典的词

由此我回忆起这半年接触到不少全新的概念,而由于这些概念在我的脑海生根,我开始能够将我的现实加工到这些概念中进行二次消化。在语言学中,或许这属于弱沃尔夫假说(Whorf’s Hypothesis)的一种推论——我们所使用的语言将影响我们的认知。具体地说,由于我学会了新的概念词汇,我有了一个能够表征和总结一些事实的媒介——这些事实的规律我往往有模糊感觉但没有一个专有名词帮助我反刍它们——因而有了更多从前没有尝试过的思考。

两个例子: 1)Open Relationships:指非传统的一对一恋爱关系;一对多,多对多的男女契约关系;这一词也衍生出了其他只适用于这一类关系的其他专有名词。 2)Idle Interests:在创业领域内的专有名词;一个创业想法得到路人的兴趣,但这种兴趣不是由真正的需求激发,而往往是出于礼貌或其他表面原因。 这些当代社会或由于当代的产业冒出来的新词实际上能够帮我们具体讨论这个词的含义以及对我们的意义。这潜移默化地拓充了认知的疆域。


  1. 普朗克的司机, zhuanlan.zhihu.com/p/21485249 

  2. 对话雷•达里奥:想做到极致的透明,最大的障碍是情感, 36kr.com/p/5123103